吉吉

无处可逃

希望各位变态看一看

Dirty K:






*送给所有私生





>>>




你从没注意到自己的生活中多了点什么。




你的目光紧盯着那些熠熠生辉的人,疯狂地追赶,你要看到他们离开镜头的样子,没有化妆的脸,憔悴的眼神,你想触碰他们的身体,嗅到他们身上的味道。你看到的他们并不总是光鲜,可你还是无法停止,畸形的欲望像是黑色藤蔓一样生长,盘踞在你这一滩烂泥里。




你的心思全放在他们身上,所以你没注意到自己的生活中多了点什么,直到你对他们的执念稍稍褪去,你才发现自己的生活中像是多了一个人。




先是吃饭的时候会在食物里发现让你吓一跳的东西,那是根长长的头发,弯曲地陷在你自己煮的粥里。你注意到那不是你的头发,长度和发色完全迥异,你用筷子想把让你反胃的东西挑出来,可那些发丝如同从碗里长出来,一缕一缕,像深海的水草。





你觉得胃里也钻进一团头发,顺着食道往外攀爬,一直堵到嗓子里。你冲进厕所呕吐,当然什么也没有,你想按下马桶的抽水键,却发现小小的水面中倒映出一张人脸,分辨不出男女,它在冲你笑。




你尖叫着逃离,过了好久才敢推开门往里看,厕所里什么都没有,但马桶的抽水系统已经开始运作,漩涡咕噜咕噜的水声让你感到窒息。




你很清楚自己没有按下抽水键。




你突然想起,在你一刻不停地跟踪那些明星的日子里,家里已经出现过怪象,你睡觉前没吃完的薯片第二天一点不剩,薯片筒摆在原位,你拿起来,里面干净得如同被人舔过。你笑自己睡晕了头,吃完薯片都不记得。




你有时候会找不到自己的衣服,外套,裤子,内衣,袜子,它们不知道去了哪里,可你急着跟下一趟行程,无暇顾及,等你再回家的时候,又会在某个角落发现它们,皱皱巴巴地蜷着,像是被什么抱在手里。你不疑有他,像以前一样把脏衣物扔进洗衣机。




其实你的生活早有被人入侵的迹象,可你一点没注意,终于你对现在这个爱豆的热情褪去,在你盯上下一个目标之前的这个空档,你发现了自己生活的异样。从那根挑不尽的头发开始,更多另你毛骨悚然的事情被牵了出来。




那天你出门吃面,吃到一半才发现面里有异样,你挑出一截灰扑扑的尾巴,看见一只半大的死老鼠。你又害怕又恶心,大声叫起来,周围人看向你,像是看一个神经病。你端着面闯进后厨,质问厨师是怎么回事,那个厨师却对你露出一个笑容,说,这是我特意关照你给你加的,你不喜欢吗?




手里的碗砸到地上,你匆忙逃离,你发现厨师的笑容,和你在马桶中看到的一模一样。




你冲回家里,发现你的宠物小狗窝在垃圾桶里,你在心里讥笑一句傻狗,准备去把它拎出来。你一直不喜欢它,它是你朋友寄养在这里的宠物,你对它很差,并且希望它快点被带走。




你的手捏上它的脖子时你就发现了不对,它软绵绵的,一动不动。你将它提起来,看见它肚子被剖开,内脏血淋淋地挂在身上,有一部分落进垃圾桶里,你手里握着的它的脖子,似乎被捏碎了一般,只剩一滩软肉。




你哭叫着把它扔回到垃圾桶里,然后你发现它的肚子里塞着一张纸,你颤抖着手把它抽出来展开,发现上面写着:你不喜欢,我帮你杀掉,开不开心?




黑色的字泡着鲜红的血,你看得触目惊心。




让人害怕的夜晚还是来了,最近你总睡不好,闭上眼,你就觉得有人在盯着你,可你找过,甚至跟学着恐怖电影里的方式,用你之前拍过各种明星的摄像机,录下了这个房间的一整夜,可影像太正常了,卧室里没有人。




今天你竟然快速睡着了,你在做梦,梦见你追着明星,后面巨大的黑色影子在追你,那个明星最终摆脱了你,可你没法摆脱那个黑影,你被逼上死路,身后是万丈悬崖,你无处可逃。




那个影子越来越近,你失足掉了下去,你在下落,然后从梦中惊醒,你满头是汗地喘着气,突然觉得那个影子就在周围,就在某个角落看着你。





你害怕得瑟瑟发抖,想要去拿手机,黑暗中不小心把手机碰到地上,你匍匐在床边,伸手去捡。




你埋下头,借着手机的微光,看见了床下的一张脸,黑乎乎的一团,跟你面对面,对你露出森白的笑。




那个灾难性的夜晚过去之后,你越来越怕回家,你顶着压力回到了父母家里,他们并不欢迎你,看你的眼神里都是厌恶,你从不安心工作,沉迷跟踪明星消耗了你的全部精力。




你无瑕顾及那么多,此刻你害怕极了,只想寻求避难所。




终于你的食物里不再出现恶心的东西,晚上也可以安然入睡,那些奇怪的现象似乎就此消失了,你过了几天阳光灿烂的太平日子。




可一切都没有结束。




第五天,早起梳头的时候你感到头皮一阵刺痛,伸手摸到粘糊的血迹,然后发现宽齿木梳上被嵌入了细小的刀片,这一下刮掉了你好多头发,和一块头皮。




你痛得大叫,吵醒了父母,他们埋怨你一无是处乱惹麻烦,没在乎你是不是受伤,又是如何受的伤。




你只好自己去医院,进行简单的处理,从医院出来,却有什么东西带着风声在你面前砸落,一声巨大的闷响,不明液体溅到你裸露的皮肤上。




你睁开眼,看见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。跳楼自杀的病人就死在你面前,你差一点就被砸个正着。




你惊慌失措地在人群聚集之前跑开,胃里咕咕地冒着酸水,你疯狂地跑,想要摆脱无处不在的厄运,你无瑕顾及身上的血迹,冲到最近的公交站台,钻进了车厢。




人们纷纷避让,你低着头走到最后一排,忍不住哭泣,你不明白为什么这东西会缠上你。公交车开得并不稳当,一路急停急刹,你在最后一排简直快要被颠出座位。




红灯突然亮起,司机刹车前并未减速,整辆车骤然停住,然后车身从后面遭到巨大冲击,你往前一晃,又整个人向后撞去。你感到后脑一阵钝痛,意识都有些涣散,后面除了窗户不该有任何东西,你慢腾腾地移动身体,终于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


后面也是一辆公交车,因为刹车不及时跟你坐的这辆车追了尾,车头上支出来的后视镜刺进你身后的车窗,直直撞在了你的头上。





你感到痛,感到眩晕,可周围的人怀疑地看着你,像是不相信你受伤了,你听见有人满不在乎地说,这也太不经撞了吧,大家都没事就他有事。





然后你失去了意识,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病床上,白色的病房和窗外的阳光让你略微心安,你还活着,你还可以呼吸。





接着病房的门被推开,戴着帽子和口罩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进来了,他问了你一些基本的问题,帮你调整了点滴的流速,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支针管,用手指弹了弹。





他将一针不知名的药剂注入到你的输液瓶里。





你感到一阵惊慌,然后他摘下口罩,对你露出一个你再熟悉不过的笑容。




你听见他说:为什么要逃呢,我那么关注你,你为什么要逃呢。






你听见死亡的脚步,泪水滑落进枕头,那一刻你发现,你真的无处可逃。






end






*既然私生不自觉有错,那我衷心祝愿他们被同样的方式对待



评论

热度(489)

  1. 楚羡鱼Dirty K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想给所有的私生看到这个。